过秦论

时间:2012-02-05 来源:高考资料网
原文: 标题:过秦论 作者或出处:贾谊
  秦孝公据殽函之固,拥雍州之地,君臣固守以窥周室,有席卷天下,包举宇内,囊括四海之意,并吞八荒之心。当是时也,商君佐之,内立法度,务耕织,修守战之具,外连衡而斗诸侯。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。
  孝公既没,惠文、武、昭襄蒙故业,因遗策,南取汉中,西举巴、蜀,东割膏腴之地,北收要害之郡。诸侯恐惧,会盟而谋弱秦,不爱珍器重宝肥饶之地,以致天下之士,合从缔交,相与为一。当此之时,齐有孟尝,赵有平原,楚有春申,魏有信陵。此四君者皆明智而忠信,宽厚而爱人,尊贤而重士,约从离衡,兼韩、魏、燕、楚、齐、赵、宋、卫、中山之众。于是六国之士,有宁越、徐尚、苏秦、杜赫之属为之谋;齐明、周最、陈轸、召滑、楼缓、翟景、苏厉、乐毅之徒通其意;吴起、孙膑、带佗、倪良、王廖、田忌、廉颇、赵奢之伦制其兵。尝以十倍之地,百万之师,叩关而攻秦。秦人开关延敌,九国之师,逡巡而不敢进。秦无亡矢遗镞之费,而天下诸侯已困矣。于是从散约败,争割地而赂秦。秦有余力而制其弊,追亡逐北,伏尸百万,流血漂橹;因利乘便,宰割天下,分裂山河。强国请服,弱国入朝。
  延及孝文王、庄襄王,享国之日浅,国家无事。及至始皇,奋六世之余烈,振长策而御宇内,吞二周而亡诸侯,履至尊而制六合,执敲扑而鞭笞天下,威振四海。南取百越之地,以为桂林、象郡,百越之君,俛首系颈,委命下吏。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,却匈奴七百余里;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,士不敢弯弓而报怨。
  于是废先王之道,焚百家之言,以愚黔首;隳名城,杀豪杰;收天下之兵,聚之咸阳,销锋镝,铸以为金人十二,以弱天下之民。然后践华为城,因河为池,据亿丈之城,临不测之渊以为固。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,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。天下已定,始皇之心,自以为关中之固,金城千里,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。
  秦王既没,余威震于殊俗。陈涉,瓮牖绳枢之子,甿隶之人,而迁徒也,才能不及中人,非有仲尼,墨翟贤,陶朱、猗顿之富;蹑足行伍之间,而倔起阡陌之中,率疲弊之卒,将数百之众,转而攻秦;斩木为兵,揭竿为旗,天下云集响应,赢粮而景从。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。
  且夫天下非小弱也,雍州之地,殽函之固,自若也。陈涉之位,非尊于齐、楚、燕、赵、韩、魏、宋、卫、中山之君也;鉏耰棘矜,非銛于钩戟长铩也;谪戍之众,非抗于九国之师也;深谋远虑,行军用兵之道,非及向时之士也。然而成败异变,功业相反也。试使山东之国与陈涉度长絜大,比权量力,则不可同年而语矣。然秦以区区之地,致万乘之势,序八州而朝同列,百有余年矣;然后以六合之家,殽函为官;一夫作难而七庙隳,身死人手,为天下笑者,何也?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。



译文或注释:
  秦孝公占据殽山,函谷关那样险固的地方(关隘),拥有雍州一带那样辽阔的地方,(秦国的)国君臣子牢固据守来(窥探)周王朝,(象卷席日子那样卷起,象用布包一样)有并吞天下,占领海内,控制全国的意图,吞并八方的野心。在这时,商鞅辅佐秦孝公,在国内建立法律制度,致力于耕种纺织,修造防守进攻的武器,对外实行连横,来使诸侯各国相斗。于是秦国人毫不费力地取得了黄河以西的大片土地。
  秦孝公死了以后,惠文王、武王、昭襄王继承先辈的旧业,沿袭前人留下的策略,向南占领了汉中,向西攻取了巴蜀一带,向东割取了肥沃的土地,向北收取了险要的城池和地区。各诸侯国惊恐害怕,集会结盟来想方法削弱秦国,不惜珍贵的器物、贵重的宝贝、肥沃富饶的土地,来招纳天下的志士能人,采用合纵的策略缔结盟约,互相援助结为一个整体。在这个时期,齐国有孟尝君,赵国有平原君,楚国有春申君,魏国有信陵君,这四位君子,都既聪明智慧又忠诚守信,既宽厚道又友爱待人,既能尊敬能人,又能器重谋士,共同约为合纵,离散了秦国的连横,聚集了韩、魏、燕、楚、齐、赵、宋、卫、中山的力量。于是六国的谋士,有宁越、徐尚、苏秦、杜赫这一班人替他们谋划;有齐明、周最、陈轸、召滑、楼缓、翟景、苏厉、乐毅这一类人沟通他们的意见;有吴起、孙膑、带佗、倪良、王廖、田忌、廉颇、赵奢这一些人统率他们的军队。他们曾经凭着十倍大的土地,上百万的军队,直逼函谷关去进攻秦国。秦国人敞开关口迎敌,九国的军队,徘徊着不敢前进。秦国没有耕费一支箭,一个箭头,可是天下的各诸侯国已经十分困窘了。于是合纵解散盟约破坏,各国争着割让 土地去贿赔秦国。秦国有充足的力量利用他们的弱点,追逐败逃的军队,使无数尸体横卧,流淌的血可以使盾牌漂浮起来;趁着有利的形势和方便的条件,侵略诸侯各国,分割天下的土地。因而强国请求归服,弱国前来朝拜。
  传到孝文王、庄襄王,他们在位的时间很短,国家没有大事。到了秦始皇,发扬六代祖先遗留下来的功业,像挥动长鞭赶马那样来驾御天下,吞并了西周、东周,灭掉了诸侯国,登上了尊贵的皇位而统治全中国,用残酷的刑罚来奴役天下的百姓,威势震慑四海。向南方夺取了越族各部落的土地,把它改设为桂林郡和象郡;越族各部落的头领,俯首投降,听众秦国小官吏的摆布。秦始皇就派大将军蒙恬在北方筑起长城守卫边防,击退匈奴七百多里。胡人不敢到南方来牧马,已亡六国的遗民不敢拿起武器仇雪恨。
  于是秦始皇废除古代帝王的治国方法,焚烧各学派的著作,企图使百姓愚蠢糊涂;毁坏著名的城堡,杀害杰出的人物;收缴天下的兵器,集中到都城咸阳,销熔这些刀箭,用它铸造成十二个铜人,来削弱天下的老百姓。然后凭借华山作为城墙,就着黄河作为护城河,依靠亿大高的华山,对着深不可测的黄河,把这作为坚固的屏障。优秀的将领,强劲有力的弓弩,把它险要的地方;忠实的臣子,精壮的士兵,投置了锐利的兵器,而谁敢把他怎么样。天下已经平定,秦始皇的心中以为函谷关中这样坚固,象是千里的铜墙铁壁,真是子子孙孙称帝称王的万世不朽的基业。
  秦始皇死后,遗留下来的威望还震慑着边远的地方。然而阵涉是一个用破瓮做窗户,用绳子系门轴的穷苦人家的子弟,是一个耕田作奴隶的人,而且是一个被征调往渔阳守边的人;他的才能比不上平常失,没有孔子、墨子那样的才能德行和陶朱、猗顿那样的财富;他出身于军队之中,却在田野里突然起义,率领疲惫困乏的士卒,带领几百人,因过头来,攻打秦朝;他们砍下树木做武器,高举竹竿当旗帜,天下的百姓象云那样集合拢来,象回声那样应声而起,担着粮食,如影随形体那样紧紧跟着。殽山以东的英雄豪杰,于是一起行动起来就把秦朝的统治推翻了。
  要说这时秦朝的统治力量,并没有缩小减弱啊。雍州的土地,殽山函谷关的坚固险要,仍然象从前那样啊。陈涉的地位,不比齐、楚、燕、赵、韩、魏、宋、卫、中山九国的君王尊贵;农具木棍一类的东西,不比钩戟长矛锋利;被征发守卫边塞的戍卒,不比九国的军队强,深远的谋划,行军作战的策略,也不如从前的那些谋士。但是成功和失败却有不同,功绩事业也恰恰相反。试拿殽山以东的各国与陈涉比比长短和大小,比较一下权势和力量,那更不能相提并论了。但是秦国靠不大的地方,得到帝王的权势,统辖八州,而使同等的六国来朝拜,已经有了一百多年了;然后把天下作为家,把殽山函谷关作为内宫;然而一个人发动起义,帝王基业就毁灭了,皇帝死在别人手里,被天下人讥笑,这是为什么呢?是由于没有实施仁义,攻取天下守住天下的形势就不同啊。
【注释】
[1]选自贾谊《新书》,个别字句依从《史记》和萧统《文选》。贾谊(前200—前168),西汉洛阳(现在河南洛阳)人,政论家,文学家。《过秦论》有上中下三篇,这里选的是上篇。过秦,意思是指出秦的过失。过,这里是动词。
[2]秦孝公:秦国的国君。他用商鞅变法,富国强兵。下文的商君就是商鞅。
[3]殽(yáo)函:殽山和函谷关。殽山,在函谷关的东边。函谷关,在河南灵宝。
[4]雍(yōng)州:现在陕西中部北部、甘肃(除去东南部)、青海的东南部和宁夏一带地方。
[5]有席卷天下,包兴趣宇内、囊括四海之意,并吞八荒之心:意思是,(秦孝公)有并吞天下的野心。席卷、包举、囊括,都有并吞的意思。宇内、四海、八荒,都是天下的意思。八荒,原指八方荒远的地方。
[6]外连衡而斗诸侯:对外用连衡的策略使诸侯自相斗争。连衡,也作“连横”,是一种离间六国,使它们各自同秦国联合,从而各个击破的策略。
[7]拱手:两手相合,形容毫不费力。
[8]惠文、武、昭襄:惠文王、武王、昭襄王。惠文王是孝公的儿子,武王是惠文王的儿子,昭襄王是武王的异母弟。
[9]蒙故业,因遗策:承受已有的基业,沿袭前代的策略。
[10]举:攻取。
[11]要害之郡:(政治、经济、军事上)都非常重要的地区。
[12]弱秦:削弱秦国。
[13]爱:吝惜。
[14]致:招纳。
[15]合从缔交,相与为一:采用合从的策略缔结盟约,互相援助,成为一体。合从,是六国联合共同对付秦国的策略。从,通“纵”。
[16]齐有孟尝,赵有平原,楚有春申,魏有信陵:孟尝君,齐国的贵族,姓田名文。平原君,原名赵胜,越武灵王之子。春申君,楚国贵族,姓黄名歇。信陵君,名无忌,魏国贵族。
[17]约从离衡:相约为合纵,离散秦国的连横策略。离,使……离散。
[18]宁越、徐尚、苏秦、杜赫之属为之谋:宁越、徐尚等许多人替他们谋划。宁越,越国人。徐尚,宋国人。苏秦,洛阳人,是当时的“合纵长”。杜赫,周人。
[19]齐明、周最、陈轸(zhèn)、召(shào)滑、楼缓、翟景、苏厉、乐(yuè)毅之徒通其意:齐明、周最这些人沟通他们的意见。齐明,东周臣。周最,东周君的儿子。陈轸,楚人。召滑,楚臣。楼缓,魏相。翟景,魏人。苏厉,苏秦的弟弟。乐毅,燕将。
[20]吴起、孙膑(bìn)、带佗、倪良、王廖、田忌、廉颇、赵奢之伦制其兵:吴起、孙膑等许多人统率他们的军队。吴起,魏将,后人楚。孙膑,齐将。带佗,楚将。倪良、王廖,都是当时的兵家。田忌,齐将。廉颇、赵奢,都是赵将。
[21]叩关:攻打函谷关。叩,击。
[22]九国:就是上文所说的韩、魏、燕、楚、齐、赵、宋、卫、中山。
[23]逡(qūn)巡(xún):有所顾虑而徘徊不前。
[24]制其弊:(乘他们)困乏而制服他们。弊,困乏、疲惫。
[25]追亡逐北:追逐逃走的败兵。北,败北、溃败(的军队)。
[26]流血漂橹:血流成河,可以漂浮盾牌。橹,盾牌。
[27]孝文王、庄襄王:孝文王,昭襄王的儿子,在位只有三天就死了。庄襄王,孝文王的儿子,在位天年。
[28]奋六世之余烈:发展六世遗留下来的功业。六世,指孝公、惠文王、武王、昭襄王、孝文王、庄襄王。烈,功业。
[29]振长策而御宇内:意思是用武力来统治各国。振,举起。策,马鞭子。御,驾御、统治。
[30]二周:在东周王朝最后的周赧(nǎn)王时,东西周分治。西周建都于河南东部旧王城,东周则建都巩,史称东西二周。
[31]履至尊而制六合:登上皇帝的宝座控制天下。履至尊,登帝位。六合,天地四方。
[32]执敲扑而鞭笞天下:用严酷的刑罚来奴役天下的百姓。敲扑,刑具,短的叫“敲”,长的叫“扑”。
[33]百越:古代越族居住在江、浙、闽、粤各地,每个部落都有名称,而统称百越,也叫百粤。
[34]桂林、象郡:在现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一带。
[35]俯首系颈:意思是愿意服从、投降。俯首,低头,表示服从。系颈,颈上系绳,表示投降。
[36]委命下吏:(百越之君)把自己的生命交给秦的下级官吏。下吏,属吏、下级官吏。
[37]蒙恬:秦将。始皇时领兵30万北逐匈奴,修筑万里长城。
[38]藩篱:比喻边疆上的屏障。藩,篱笆。
[39]却:击退。
[40]百家之言:各学派的著作。言,言论,这里指著作。
[41]黔首:秦朝时对百姓的称呼。
[42]隳(huī):毁坏。
[43]销锋镝(dí):销毁兵器。锋,兵刃。镝,箭头。
[44]践华为城,因河为池:凭着华山当做城墙,就着黄河当做护城河。践,踏。
[45]亿丈之城:指华山。
[46]不测之渊:指黄河。
[47]信臣:可靠的大臣。
[48]谁何:问问他是谁,就是缉查盘问的意思。
[49]金城:坚固的城池。金,比喻坚固。
[50]殊俗:不同的风俗,指边远的地方。
[51]瓮牖(yǒu)绳枢:以破瓮作窗户,以草绳系户枢。形容家里穷。牖,窗户。枢,门上的转轴。
[52]氓(méng)隶:百姓中之充当隶役者。
[53]迁徙之徙:被征发的人。指陈涉被征发戍守渔阳。
[54]中人:平常的人。
[55]陶朱、猗(yī)顿:陶朱,就是春秋时期越国的范蠡(lí)。他帮助越王勾践灭吴后,离开越国到陶(今山东定陶西北),自称陶朱公,以经商致富,所以后人常以“陶朱公”为富人的代称。猗顿,战国时代鲁国人。他向陶朱公学致富之术,大畜牛羊于猗氏(现在山西猗南部),积累了很多财物。
[56]蹑足:用脚踏地。这里有“置身于……”的意思。
[57]阡陌:本是田间小道,这里指田野、民间。
[58]揭:举。
[59]赢粮而景从:(许多人)担着干粮如影随形地跟着(陈涉)。赢,担负。景,通“影”。
[60]山东:指殽山以东。
[61]锄(chú)耰棘矜(qín),非铦于钩戟长铩(shā)也:农具木棍不比钩戟长矛锋利。锄,古时的一种农具,似耙而无齿。棘矜,用酸枣木做的棍子。棘,酸枣木。这里的意思是农民军的武器,只有农具和木棍。铦,锋利。钩短兵器,似剑而曲。戟,以戈和矛合为一体的长柄兵器。铩,长矛。
[62]谪戍:被征发戍守边远地区。
[63]抗:高,强。
[64]向时:先前。
[65]度(dù)长絜(xié)大:量量长(短),比比大(小)。絜,衡量。
[66]万乘:兵车万国内。代指天子,皇帝。
[67]序八州而朝同列:招致八州来归,而使六国诸侯都来朝见。序,引、招致。八州,兖州、冀州、青州、徐州、豫州、荆州、扬州、梁州。古时天下分九州,秦居雍州,六国分别居于其他八州。同列,指六国诸侯。秦与六国本来是同列诸侯。这句跟上句合起来说的是秦的霸主地位。
[68]一夫作难(nàn):指陈涉起义。作难,起事、首倡。
[69]七庙隳(huī):宗庙毁灭,就是政权灭亡的意思。七庙,天子的宗庙。《礼记·王制》:“天子七庙”。
[70]身死人手:指秦王子婴为项羽所杀。
[71]攻守之势异也:攻和守的形势变了。攻,指秦始皇和始皇以前攻打六国夺取全国政权的时候。守,指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。

【评析】过秦论(上)
   《过秦论》共有三篇。其中写得最好、影响最大的是这第一篇。它最早附见于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篇末,列为第二篇;后来褚少孙补《史记》,又把它单独附在《陈涉世家》的篇末。《汉书》《文选》也都选录了这一篇。今传贾谊所撰专著《新书》,当由后人搜辑而成,对此文则明确标出它是三篇中的“上篇”。在《史》《汉》《新书》《文选》四部书中,本篇凡五见,文章字句颇有出入。
   从明、清到当代,几乎所有的古文选本都选了这篇《过秦论》(上),因此前人对它的评语也很多。如清人姚鼐在《古文辞类纂》中评它为“雄骏宏肆”,近人吴闿生在《古文范》的夹批中评它“通篇一气贯注,如一笔书,大开大阖”。归纳大多数评论者的意见,主要说这篇文章气势充沛,一气呵成,是古今第一篇气“盛”的文章。因此吴闿的意见是比较有代表性的。我这篇小文就想先从气势充沛这一点谈起。
  从语言的角度看,所谓气盛的文章,多用排比句或对偶句,本篇固不例外(如第2段中从“于是六国之士”以下,先用一“有”字领起,贯穿下面三句,罗列了大量人名,就是排比句式;如“蒙故业”以下四句,每两句一对仗,就是对偶句式。也有排比兼对偶的句式,如开头说秦孝公“有席卷天下,包举宇内,囊括四海之意,并吞八荒之心”即是)。但这还只是从表面现象去理解。在古典散文名篇中,用排比句或对偶句的文章并不少,却不一定篇篇气盛。如孔稚圭的《北山移文》,造句或排或偶,比比皆是,然而读起来并不感到气很盛。可见用排比句和对偶句只是使文章气盛的因素之一,是属于外在的艺术技巧,而不是主要因素。
  本篇之所以以气盛为特点而传诵不朽,之所以使人觉得有说服力,我以为有三个原因。第一个是最主要的,即这篇文章虽是说理文,其中却用了十之七八的篇幅来叙事。用叙事来说理,可以说是本篇最大的特点。作者用千把字的篇幅概括了从秦孝公到秦亡国这一百多年来的历史,概括地说明了秦之由盛而衰的全过程和主要现象,同时还贯穿了作者本人的观点来说明其所以兴衰的关键所在。这就帮助我们对这一段历史事实有比较清楚的认识。这个特点为什么就能使文章读起来有气势呢?关键在于:一、作者既能用概括扼要的笔墨来表达丰富的内容,让读者感到短短一篇文章竟然包涵了这许多东西,自然觉得文章饱满充沛,读起来思路自然而然跟着作者的笔锋走,那当然会显得气“盛”了;二、贾谊对秦国由盛而衰、由兴而亡的叙述是很有条理的,上来抓住一条纵的线,即从秦孝公之兴到秦王朝之亡,始终是按照时间的顺序来安排文章的层次先后的;而对某一特定时间内的某一点,又突出地加以铺陈发挥,使人不仅看到“线”,还看到“线”上的一个个用浓墨重彩着重描述的“点”。于是你不由自主地会顺着作者所安排的次序往下推,往下读,他不中断,你就不能中断,他不节外生枝,你就不能旁及其余。因此,这也给人带来了气盛的感觉。
  第二个使读者感到文章气盛的原因,亦即本篇所具有的另一特点:贾谊在用写赋的手法来写说理散文。写赋是需要铺张和夸大的,贾谊写这篇文章可以说通篇都采用了这种手法。比如第1段“有席卷天下”四句,“席卷”“包举”“囊括”“并吞”等词,基本上都同义;“天下”“宇内”“四海”和“八荒”,也都是同一个意思。同一个意思而一连写上好几句,既有排比又有对仗,这就是写赋的夸张手法。下面第2、第4、第5等段中,都有类似的句子,不胜枚举。所谓“铺张扬厉”,主要就是指的这一类句子。这样,气势自然就充沛了,自然让读者感受到作者的笔锋锐不可当,咄咄逼人,读起来有劲头,有说服力,而且有欲罢不能之感。这是由于作者本人原是一位辞赋作家的缘故。作为作家,贾谊不仅是政治家,也是文学家;作为作品,《过秦论》同样具有文学作品的艺术特色。
  还有第三个原因,也是这篇文章所具有的第三个特点,即作者用全篇对比到底的手法写出了他的论点。对比手法并没有什么希奇,而本篇精彩处却在于作者用了四个方面的对比:即秦国本身先强后弱、先盛后衰、先兴旺后灭亡的对比;秦与六国的对比;秦与陈涉的对比;陈涉与六国的对比。几种对比交织在一起,结构自然宏伟,气势也自然磅礴,话也显得更有分量了。主客观形势的不同,强弱盛衰难易的不同,都从几方面的对比中显现出来。而文章气盛的道理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  下面我们再一段一段地简单分析一下。
  前三段,主要写三个方面:一、秦国世世代代有野心;二、秦国实力愈来愈强大;三、由于靠实力,秦国统一天下并不很难。第1段着重写有野心,第2段着重写有实力,第3段兼而写之。全篇的铺排和对比都从这三方面入手,把具体事实贯穿进去,用概括的语言勾画出大的轮廓来,使叙述的内容有了倾向性,有了作者自己的观点。如说“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”“秦无亡矢遗链之费”和第3段结束处写“始皇之心,自以为关中之固,金城千里,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”等等,都是极写秦之野心和实力,极写得天下并不难。与此同时,作者也写了另一方面,如“四君”“九国之师”“六国之士”等等,愈写对方也就愈反衬秦之强大,这是烘云托月的手法。但我们却感到:愈写秦之强大,就愈见秦之骄横愚昧;愈写秦之自信太强,就愈见秦之主观片面;愈写秦之野心极大,就愈见秦之眼光短浅。作者虽处处叙而不论,却处处为最后一段的议论在“蓄势”。这样的文章,读起来自然感到饱满酣畅了。
  这里想侧重谈谈第3段。第3段开头只说了九个字:“享国之日浅,国家无事”。这当然是事实。但也并非一点可写的事都没有。可是作者不准备在这里多费笔墨,只把那一条贯穿于秦之各个时期的纵线画出来就够了。从行文方面来说,一篇气盛的文章也不能一点不喘息。第3段开头的十几个字,就给全篇形成一个短暂的停顿。明代古文家归有光就说过,这是“如人吐气”(见归有光《评点史记》)。我们固然不能形式主义地看问题,硬要在一气呵成的文章里安插一个“气口”;但文章写到这里,自然有了一个喘息的机会,“如人吐气”,还是必要的,也是学写作的人应予注意的。
  前面说过,第3段写秦始皇:野心与实力,兼而写之。但第3段与第2段还不一样。第2段是用正反对比手法两面写,第3段却全从正面写,把秦始皇的实力和野心描绘得淋漓尽致,愈写愈足,愈写愈神气。甚至到了第4段开头处,还要找补两句:“始皇既没,余威震于殊俗”。吴闿生夹批:“再加二句,十分酣恣。”这就像给皮球或车轮打气,打到最大限度,再加上两下,自然球胎或轮胎就非爆裂不可了。然后一下子反跌下来,改从陈涉方面写起,却又处处对陈涉寓褒于贬,这就更加写出秦之灭亡实有自取其祸之道了。
  最末一段是“论”和“断”,仍用对比手法把几个方面综合到一起,然后得出结论,即所谓“断”。为了使结论下得郑重,于是又把秦重新提起总说一遍,才以“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”收尾。文章须能放能收,能开能合,始见本领。贾谊在这篇杰作中完全做到了这一点。
  金圣叹在《才子古文》(历朝部分)卷二中对本篇加批语说:“《过秦论》者,论秦之过也。秦过只是末句‘仁义不施’之语,便断尽此通篇文字。……至于前半有说六国时,此只是反补秦;后半有说秦时,此只是反衬陈涉。最是疏奇之笔。”这是说得相当扼要的。
  应该承认,这篇文章在当时确实起了好影响。贾谊作为士大夫,固然站在封建统治阶级立场为汉王朝出谋划策;但他却能认识到农民起义的力量,认识到秦王朝灭亡的关键在于失掉民心和过分迷信武力,封建统治者野心大而虐待人民,终于被人民灭亡。有了这个认识,统治阶级才开始考虑如何缓和社会矛盾,以巩固自己的统治政权。这才说明农民起义真正推动了历史前进的车轮。有了贾谊这一番描绘,汉朝的皇帝才能真正总结秦代由盛而衰、由强而弱的经验教训。因此,我们一面学会了怎样作文章,一面也借鉴了历史。我们读《过秦论》(上)的目的,也正是为了这个。
更多【过秦论】到高考资料网(http://www.gaokw.com/ziyuan/)查看,高考资料网提供的高考试题高考作文高考复习资料仅供参考,具体以相关招生考试部门的信息为准!
相关阅读

版权声明:如果高考网所转载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会及时处理。如转载本网内容,请注明出处。
高考网FOOT

Copyright © 2006 - 2011 www.gaokw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品高考网版权所有 粤ICP备10093574号